重慶發布消息,合川二佛寺位于重慶市合川區淶灘鎮,地處渠江西岸的鷲峰山上。二佛寺摩崖造像為我國罕見的南宋時期大型禪宗造像點,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作為重慶著名的人文景區,你有沒有想到過,在二佛寺摩崖造像前的建筑下,竟然隱藏著南宋時期寺院的大殿遺跡?

  這個擁有豐富歷史文化資源的遺存中,還有怎樣的秘密有待發掘?《山與城》106期,為你揭秘……

二佛寺 今日合川供圖二佛寺 今日合川供圖

  深埋泥土中

  八百年前南宋大殿遺跡

  經國家文物局批準,2022年2月底開始,重慶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對二佛寺摩崖造像及寺廟建筑基址開展了主動性考古調查和發掘。

  這個深藏在地下、歷經數百年的南宋大殿遺跡是如何被發現的?

  談及此,二佛寺考古發掘工作現場負責人、重慶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石窟考古中心副主任牛英彬打開了話匣子。

二佛寺下殿外側進門處發現的建筑基址二佛寺下殿外側進門處發現的建筑基址

  “作為川渝地區,非常難能可見的,南宋時期禪宗的摩崖造像群,二佛寺從宋代至明清期間,經歷多次興廢,建筑形式也在歷代修建中發生過較大的變革。”

  二佛寺摩崖造像前,現存的是清代建筑,那么南宋時期的二佛寺又是什么樣子呢?它是如何一步一步演變成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呢?

  在牛英彬看來,解決二佛寺建筑的發展演變問題,對研究二佛寺的發展沿革以及川渝地區窟前建筑都具有重要價值。

  牛英彬介紹,由于二佛寺摩崖造像前現存有歷史建筑,考古發掘首要面臨的困難,是如何在不影響現存建筑安全的前提下、在大殿內極為有限的空間內開展考古工作。

  “本次考古發掘面積只有200平方米,并且發掘空間也極為受限,不能亂挖,這也是非常考驗發掘方法和技術的一個方面。”牛英彬說。

  探溝

  在二佛寺考古發掘學術顧問、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孫華教授的指導下,考古隊采取了精準發掘的策略,“我們根據現場情況,首先選擇開挖了一條小的探溝,確定現存建筑下到底有沒有早期的建筑遺跡。”

  經過一段時間的發掘,隱藏的秘密出現了:小探溝下出現了宋代的鋪石地面、石案等遺存。

  “當時看到這些遺跡的出現,大家非常驚喜,也堅定了繼續尋找南宋大殿遺跡的信心。”牛英彬說。

柱礎石(宋代)柱礎石(宋代)

  以“小探坑”在方寸之地精準探尋

  南宋大殿遺跡輪廓初步顯形

  “在確認有宋代建筑的基址后,我們隨即在更大范圍內采取精準發掘的方式。”牛英彬介紹,考古隊發掘了多個“1米×1米”見方的小探坑,尋找南宋大殿的一些關鍵節點,如臺基邊界、轉角等。

臺基邊界及地面(宋代)臺基邊界及地面(宋代)

  同時,通過梳理、辨識崖面上的建筑遺存,讓地面遺存和地下遺存緊密結合與互證,用建筑考古的理論和方法,準確找到了三個柱礎石。

  本次考古發掘中,南宋時期的轉輪藏遺跡也是一個重要發現。

  所謂的轉輪藏,即佛寺中可以旋轉的用于放置佛經的書櫥,相傳為南北朝齊梁之際的傅翕所創。

轉輪藏基址(宋)轉輪藏基址(宋)

  “其實小探坑的發掘成果就是拼圖的碎片,而我們則需要將這些碎片組合起來。”牛英彬說,小探坑中出現的鋪石地面、臺基轉角、邊界以及柱礎等,都為尋蹤這個地下遺存提供了指導,南宋大殿遺跡就這樣逐步浮出水面。

  本次發掘中,考古隊初步弄清了南宋時期摩崖造像前建筑的大體輪廓,為開展二佛寺的建筑復原研究提供了詳實的考古資料。

  而考古發現的一批重要遺跡現象,如轉輪藏(轉輪藏殿)、祖師墓(祖師殿)等,極大豐富了二佛寺摩崖造像及寺廟建筑的內涵,對復原南宋時期二佛寺的寺院格局具有重要價值。

燃燈塔與摩崖瘞龕群(宋代)燃燈塔與摩崖瘞龕群(宋代)

  將繼續深入挖掘

  其建筑遺產價值

  據了解,除南宋大殿遺址外,本次考古發掘還發現了類型多樣、數量眾多、時代清晰的宋代至清代僧俗墓葬,包括摩崖瘞龕、地面塔墓等,以及宋代的附屬設施燃燈塔。

  這些在川渝地區摩崖造像點中極為少見,對于研究寺院的瘞埋制度及川渝石窟寺的功能分區具有重要學術價值。

考古發掘的僧人塔墓(明代)考古發掘的僧人塔墓(明代)

  “本次發掘拓展了二佛寺的內涵,為保護和展示利用提供了豐富內容;探索了石窟寺考古的方法和技術,為開展同類型石窟寺的考古工作提供了借鑒。”

  牛英彬介紹,接下來將對本次考古發掘的資料做系列整理,更加深入地挖掘二佛寺摩崖造像群及其建筑遺產的價值,展示二佛寺深厚的歷史、文化和藝術價值,促進文旅融合,同時也為未來的考古工作開展做好基礎準備。